Galotti

「卡多咕哒」我藤丸立香的攻略能力攻略你个小小御主不成问题


#OOC OOC 是真的OOC
#2.0剧情没看完所以是真的OOC
#我流咕哒子
#剧情?没有的,都是废话和相声
#逻辑?没有的,都是废话和相声
#真的很短,很短







  
  
  
  “啊,找到你了。”
  卡多克没有抬头,这个声音他熟悉得很,带着棕色皮肤的男子和粉色头发的女孩子打败了安娜塔西亚的人,将自己的梦想击落深渊的人。
  他知道她的经历,她经历了九个特异点,消灭了魔神柱,打败了魔神王,拯救了泛人类史。
  明明,他和她一样都是没有魔术天赋,只有灵子适应性的普通人而已。
  她风光无限,他苟且偷生。
  “欸,不要这么消沉嘛,出来玩啊。”藤丸立香走到卡多克的床边坐下,拉了一下少年用来裹住自己的被单。
  筋力B拉掉床单,藤丸立香微笑着看着卡多克:“达芬奇酱在开庆功宴哦,要不要去?”
  “不要。”
  这样打败了他还用这样的嘴脸面对着他,分明就是来嘲笑他的,明明胜者有对败者做任何事的权利,但卡多克仍是觉得难受。
  为什么就是她呢?
  连安娜塔西亚的梦想也不让他实现。
  还来怜悯的施舍他吗?
  藤丸立香一只手撑着下颌,看着门口的亮光说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啦,那时候,我也其实快放弃了呢。”她转头看着卡多克,又是一个微笑,“嘛,这样无法接受的真相,我做不到啊。”
  卡多克嗤之以鼻,也没见你打安娜塔西亚的时候放水。
  “嘿。”藤丸立香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,“有人叫我站起来战斗,不要放弃啊。我怎么能辜负别人的期望呢?”
  “前辈~前辈~”粉色头发的少女换了私服戴上了眼镜,扒着门边框说,“前辈,快点,晚了草莓蛋糕就没有了。”
  “好好,玛修你先去吧。”藤丸立香说。
  卡多克看着玛修离开房间。
  说起来,藤丸立香契约了数量堪称庞大的英灵,虽然魔力由迦勒底提供,但她仍然是那个特别的存在。
  所以说……被上天爱着的孩子与众不同。
  卡多克又拉起被单盖住头,闷闷的说:“那个是你的从者吧。”
  “不是,”藤丸立香摇头,“是世界的宝藏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啊,说起来,还没跟你讲过玛修的事情吧。”藤丸立香说道,然后自顾自的讲起了她和玛修的相遇。
  “一年前我就不应该被那只芙芙叫醒。”藤丸立香开玩笑道。
  她讲到成为一片火海的冬木市,讲到漆黑的胜利之剑,下半身被压在钢筋混凝土下的粉发少女。她讲到位于无妄空间中的时间神殿,讲到魔神王的第三宝具,那个抬着盾微笑着站在她面前的少女。
  “能握住我的手吗,前辈。”
  卡多克看到藤丸立香的眼眶红了,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从来都不是能言善辩的人,A队里比他能言善辩的大有人在。
  他只是,轻轻的把自己的手放在了藤丸立香的肩膀上。
  橘色头发的少女似乎打开了什么开关,突然就大哭起来。
  “够了啊……已经……不想再去战斗了……明明……加拉哈德已经不在了……”
  “那样子硬撑……我也是会难受的啊……”
  也许藤丸立香背负着比他更多的压力和责任。
  卡多克忽然就明白了,藤丸立香为什么会胜利,异闻带本来就不是正确的人类史,所以它注定被泛人类史击败。
  无论异闻带的人类史发展到什么程度,那里的人类又怎样的生活,泛人类史并不在意,这样摧毁一个世界的“恶”,作为“恶”的后果却要藤丸立香来承受。
  归根结底,藤丸立香仍然是一年前那个在日本某所中学上学,机缘巧合被选进迦勒底的普通高中生罢了。
  让这样一个高中生来承受毁灭一个世界的“恶”,未免太过冷酷。但泛人类史就这么做了,藤丸立香也沉默的接受了。
  卡多克脑子又开始乱想,反派毁灭了世界然后跑去找被毁灭世界的俘虏哭唧唧,可能小说都写不出这么荒诞不经的情节。
  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卡多克不自然的说道。
  “呜……”藤丸立香有些收不住。
  似乎是在昔日的敌人面前大哭了一顿让她有些尴尬,藤丸立香匆匆抹了眼泪干巴巴扔下一句失礼了就跑出去了。
  留卡多克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纠结。
  一方面理智告诉他这人是毁灭了他的世界,还杀死了安娜塔西亚的人,但另一方面他又忍不住同情起她来,起码他不用背负作为“恶”的责任,不用成为泛人类史的剑。
  一方面卡多克厌恶着藤丸立香,另一方面他又厌恶着厌恶藤丸立香的自己。
  卡多克,Gandr,晕眩。
  第二天的时候达芬奇Lily允许他在潜艇固定范围内走动,卡多克想去看看藤丸立香怎么样了,但既然他能纠结一晚上他照样能多纠结一个小时,就这么多纠结的一个小时藤丸立香路过他的房间,看到了在房间门口走来走去的卡多克。
  “卡多克亲?”藤丸立香奇怪的问。
  “藤、藤里……”卡多克脸上漫起浅薄的潮红,一个紧张说错了她的名字。
  “是藤丸啦,嘛,日本名字对于你们来说确实难念。”藤丸立香似乎并不在意。
  “昨晚有好好休息吗?”
  “啊……嗯。”
  “那跟我来吧,有点东西想让你看。”藤丸立香拉起他的手,他只感觉一阵酥麻从少女温暖的手心传来,流遍了他的四肢百骸。
  可能……沦陷了……
  迦勒底的召唤室,不需要圣遗物,天南地北的英灵都能召唤到的神奇召唤室。
  蓝色的光柱前是穿着华丽衣裙的白发少女。
  “啊啊,安娜酱。”藤丸立香松开了拉着他的手,转头过来,狡黠的笑着,“你可不许撬墙角哦,这个安娜酱是我的安娜酱——对了,你之前说安娜的愿望是什么来着?”
  “……成为皇帝。”卡多克无奈道。
  “所以说,我觉得你真是死脑筋。”藤丸立香笑道,转头拉起安娜塔西亚的手轻吻,抬起眼看着面无表情的少女。
  “陛下,您是我的陛下。”
  安娜塔西亚,脸慢慢的染上了薄红。
  “那就为我准备舞会吧。”
  
  “我说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……”卡多克和藤丸立香并肩走着,美名其曰亲自监管。
  “协调从者之间的矛盾也是才能啊。”藤丸立香笑道。
  走廊里迎面走来粉发的少女,藤丸立香笑着向她打了个招呼:“早上好,玛修,今天也要加油攻略异闻带哦。”玛修也微笑,温温柔柔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  啊啊,就是这样,无论藤丸立香这个人的身体藏了多少悲伤与苦痛,她都不会展示给别人看的——除了她自己俘虏的昔日敌人?
  “早上好,卡多克先生。”出人意料的是,玛修也给他打了招呼。
  “啊、嗯……早上好。”别人向他打招呼了,不回似乎有点不礼貌。
  藤丸立香转过来开心的摸摸他的头发,笑着说:“这样才对嘛,整天皱着眉头像什么样子,以后也要好好向别人打招呼哦。”
  少女逆着光,和卡多克的距离有些近,他几乎能看到她脸上的细密绒毛。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眯起,显得那眼睛里水光潋滟,像流动的黄金,又像半遮半掩的太阳,耀眼却不刺眼。
  卡多克想,他真的沦陷了。
  
  ——
  
  
  

  玛修:BusterUP,梅林,过来上梦幻魅力和挂逼作成(笑)
  

评论(2)

热度(133)